Category: 日记

  • 20220706 阳阳回家

    昨天阳阳终于从月子中心回家了。今晚是我开始照护他的第一个晚上。 现在把他哄睡着了。期待晚上不要闹。😄 钥钥也很乖,经过劝说,还是到爷爷那边去睡了。 钥钥今天上了第二次小小科学家,做出了很多作品。各方面成绩都还不错。

  • 20220604 二宝出生

    30号下午陪鑫鑫去做检查,因一台伤疤处子宫膜只有0.9mm,医生当场要求尽快住院。 31号一大早,就陪鑫鑫赶到同济住院部产科办理了住院,在一间三人房。管床医生让我们签署了剖宫产的一堆文件,我们也知道这个情况比较紧急,尽力配合。第二天一早,主治医生刘海意查房,解释今天不是她主床,所以要等手术台空出来,第一时间给鑫鑫做。 等到中午,终于开始插尿管,进手术室了。14点过几分时,我焦急的在走廊探询。另一床产妇(与鑫鑫同一天住院)的妈妈说看到孩子出生的视频了,我也赶紧拿到鑫鑫手机查看,原来14点差几分时,麻醉师韩医生已发来视频,男孩。高兴。 过了十几分钟,一名护士将宝宝送过来,我赶紧拍了照片纪念。后随护士报去洗澡房时,发现宝宝一直在呻吟,发出哼的声音,护士察觉不对,赶紧通知医生,准备会诊。恰逢此时鑫鑫回到病房无人照料,我只能优先随护士将宝宝抱到1号楼3楼新生儿科,按医生要求,办理住院。再才回过头来找人将鑫鑫搬到病床上。 我记得一胎时,人比较多,有什么事都不慌。这次倒好,一个人忙里忙外,护士也不管。差点在病房跟护士闹起来。 今天各方面情况都在好转,鑫鑫终于通气了,早上送了萝卜汤和鱼片等。二宝在新生儿科情况也逐渐稳定,拿掉呼吸机后,呼吸频率也降到了40+次/分钟。医生判断还是肺炎,可能是一胎遗留的肠粘黏所致。 明天5号周日,为鑫鑫办理出院,直接入住月子中心。整个手术在同济也花了5天时间。所幸母子平安。

  • 20220521

    有时候人并非真的想看电视剧,可能只是一种无聊罢了,无所事事时,不想让脑袋去思考,反而想将其填充。有时候用游戏,有时候用视频。所谓短视频,也只是一种随时能停下来的填充物罢了。而真正空白的时间,反而更让人痛苦的感受虚无,正如我现在写日记一样。 人这一辈子,短暂,就算真的有真才实学,又有多少人能为黎民百姓做点事呢?所以我对钥钥的要求也就那样。关键要靠我这一代,如果能有房子留给她们,也就不在乎那么多了吧。成绩的好坏,并不会让其更优秀,有时候却是一种负担。

  • 谏言系统

    今天在人民网提交了谏言系统的建议,不知什么时候才会有人看到。希望此举能被重视,我也能为国为民做出贡献。

  • 20220505 上班

    小区被封控了近15天,接着又是4天的劳动节。今天终于上班了,把考勤表搞定了。 下午部门开会,讲到了档案管理的问题。我建议用OA系统去标准化管理以后的档案等问题。但她们貌似讨论的是现有的问题如何去应付,不是去解决问题,而是应付。最终的结果竟然是,我们这项工作改名为档案收集,而不是档案整理。 当然,一方面这是因为刘梦婷参加了档案管理的培训后,将档案整理的标准提高了,导致其他部门不愿整理,而综合部这边也不愿意去劳神费力,总之,都不愿意去干活。 最后还会说,这个是为后面做好事。至少我们现在收集了,不会导致后面重组时找不到资料。 另一方面,领导,陈总现在不管事。什么事都不管了,反正11月退休,年终考核也没他的事了。我觉得,这种临近退休的领导,应当在保留其薪酬水平的情况下,让位于下一任接班人,至少不至于耽误企业发展。 我当时就想通了,我和她们的思路不同。她们想的是如何解决今年的档案管理问题,而不是站在长远的角度去考虑问题。这也说明我是好高骛远的,不切实际的。今天晚上我就将此事想想明白。

  • 遥忆武汉疫情

    最近,上海疫情爆发,让我又想起了2020年的那年春节,英雄的武汉抗疫情景历历在目。 依然记得当时在朋友圈和微信群中疯传的李文亮医生的警告。二医院离我家很近,十一医院在我家对面,华南1海鲜市场离我家2公里不到。接着过了几天,听说钟南山来了,提议封城。当时大家还不觉得什么,封城,不可能的。但是晚上,我就跟云南回武汉探亲的姐姐说,尽快改签回云南,随时可能封城。他们果断改签到了初六,但还是不够,后来被封武汉,直到4月多才回云南。 果然到了23号,封城。我还提前了一天,让老爸老妈多买点菜回来,不知道会封多久。还好年前在食堂订了好多肉和菜,都拿回来了,当时家里人还说买多了。😄。 封城之后,各种渠道开始招募社区车队,志愿者报名,很多的士司机都参加了。为他们点赞。我当时也在犹豫要不要报名,外面实在太危险了。人心惶惶。封城头十几天,并没有强制不让出门,很多人还是偷偷出门了,社区人手不够。还有很多社区管理人员感染病倒了。 到了2月10几号的时候,眼看着这么封城没什么效果,果然,国资委下令,所有国企在汉员工准备下沉社区,晚上接到命令,第二天立马出发。有的同志没有车的,就近分配同事便车。我家住汉口,被分配到了青山区红卫街才聚社区。第一批整个国企下沉了1.5万人,还不算税务务,政协系统和警察机关。 我们按照要求,4个人(换班)守住一个门,不允许任何人员出入,任何。一名警察同志巡逻负责多个门,有强行出门的就喊他们。一般有些想强行出门的,看到警察来了,就乖乖回去了。最怕的是爹爹婆婆,身体又差,有出门逛街习惯。每天到门口找我们聊天。 天气非常恶劣,没有位置休息,太冷了。2月15号那天,鹅毛大雪,那还是下沉头几天,没有饭。自带泡面,在物业门卫那里烧了一点开水吃了。后来找到了一家中百罗森,解决了下沉人员的伙食。为中百集团点赞。各行各业的人们都在为这场病毒战全力以赴。 我们出门下沉的社区覆盖范围很大,到社区上厕所非常不方便,发现路口有一间厕所很干净,我们经常去。后来跟厕所保洁的大爷聊了聊,原来他有一个月没回去了,每天坚守在岗位打扫清洁。由于菜价很贵,他只能每天在工作间下面吃,当时感动的都流泪了。这个抗疫不是某个人的战争,是全民的,全部武汉人民的,全国人民的。 过了几天,有农场支援的大卡送菜过来了,我们负责分装发到居民手中。隔几天还有冷冻肉。当时我们附近一个社区用垃圾车运冷冻肉上了热搜,被强烈批评了。不过也难为他们了,毕竟当时很多资源都是社区自己去联系找的,有的没有资源找到公交车,也实在没办法。 很少有药店是开门的,我好多同事为居民买药,一天要跑几十趟,在社区的士的帮助下,一家一家药店问。后来有了药店微信群方便了很多。老小区,没有电梯,送菜送药要爬楼,一天好多趟。

  • 20220331日记

    今天回来,鑫又开始酝酿鬼主意了。她原先想请月嫂,结果老妈不愿意多做一个人的饭,不太同意。然后她就想到了去月子中心,不明白她是听哪里的教唆,非要搞月嫂。 人一旦闲了,就开始动歪脑筋。 其实,问题的根源很简单,就是老妈最近太闹了,老爸不愿意回来做饭,导致没人煨汤,鑫鑫的心情就不好了。然后就开始觉得大家对她不好了。

  • 沉浸

    人本能的都喜欢沉浸做一件事情,我就是这样。无论是玩DOTA2,还是捣腾服务器之类的,都希望沉浸进去。 只有这样才能不间断的思考,好像大脑就是这样需求的。但实际上,却并没有做什么太多事。说明大脑还需要空间和休息。

  • 风雨如晦,鸡鸣不已

    风雨如晦,鸡鸣不已

    风雨如晦,鸡鸣不已 【出处】春秋《诗经·郑风·风雨》 【鉴赏】如晦:昏暗如夜。风雨交加,天色暗得像在黑夜一样,只有司晨的鸡还在不停地啼叫。“风雨如晦,鸡鸣不已”,一般人引用这两句诗,都把鸡比喻为君子。这两句诗形容在风雨飘摇、局面混乱的时代里,有正义感的君子还是坚持操守,勇敢地为理想而奋斗,决不畏惧退缩。 【原诗】风雨凄凄,鸡鸣喈喈。既见君子,云胡不夷!风雨潇潇,鸡鸣醪嗲。既见君子,云胡不瘳!风雨如晦,鸡鸣不已。既见君子,云胡不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