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自己所有时间用来增长虚无的财富,为此而获得成就感和价值感,不也是人生的某一种追求?尽管财富在死后无法带走,但活着的时候,能够憧憬自己积累的财富,为后人带来利益,难道不值得歌颂吗?
所以葛朗台,可笑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