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才聚社区执勤两天,虽然任务不多,但深感责任重大。晚些回来的时候,发现住处香江花园门口的也由武汉金控集团的把守了,看来这次封小区是要动真格的,严格落实了。有社区统一给居民送生活用品和食物,完全可行,原先是由于人手不够,但这次市国资1.6万人下沉社区后,就应该可以完全落实了。不过还是要看每个社区领导的领导能力和任务分配能力了。毕竟我们过去,他们也怕被传染呢。

现在在社区还驻守的,都是经历了病毒第一次洗礼后的人员,心中恐惧。

下午社区有一例已确诊的患者,但他不愿意入院,可能会采取强制措施,不过时间关系,我们没见着。

执勤任务,无非是消消毒,喷点酒精,测量进出人员体温,劝阻他们不要外出了等等一些琐事,但却一点都不敢马虎,可能烧量一次温度,就会放过一名患者进出传染,少喷一次酒精,病毒就会附着到别人的衣物上,我们就是要消灭任何一种可能性。

社区工作人员这次中招了很多,因为前期没重视,一旦有人确诊了,他们一个小组都要求隔离,剩下的人需要1顶2,1顶3的工作,根本忙不过来。1个人需要面对几百个家庭,还有上级派下的任务。

物业也是,小区保安有的都值了好多天。而一线的社区和物业的人员,没有人关注,因为做的事情都太微小了,他们并没有有效的防护措施,顶多就一个口罩用一天。有的保洁员甚至还要帮业主倒垃圾。谁的命不是命呢?谁又没个父母儿女呢?我敬佩他们这种坚守阵地,不怕牺牲的精神。

舆论是一种很讨厌的东西,舆论刚出来的时候,没有人会在意,很多人就这么扩散了,等人们想要辟谣或扭转舆论的时候,不得不话费10倍的代价和时间,而下一个流言又已经扩散开了。我们会发现自己到底是转舆论的次数多呢,还是转辟谣的多呢?可见辟谣是多么难。

更进一步,漩涡中心的人们,有时候并没有第一时间看见谣言,比如这次病毒所的勇士们,他们日以继夜的在研究病毒,根本就不知道有人在恶意中伤他们。就算偶然知道了,也根本没有时间去扭转他,所以干脆就放任吧。

可见上帝设计人类的时候,早就考虑到了,所以人类的听觉和视觉才那么近,否则难辨是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