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知不觉,已下沉社区支援差不多1个星期了。一个星期有两例确诊的患者,送去了医院。但从我们测量体温的情况看,基本没有新增的发热病人,那么过几天,确诊和疑似病例数量应该下降了。

其中有一位确诊的患者,不愿去医院,他儿子是一家报社的编辑,所以街道派出所没有用强制手段。那天夜里,社区和街道的人员不停的劝说,才打听到他儿子的单位,后来通过他单位的纪委领导才把他说通,第二天,民警来接她和儿媳一起入院。

是不是真的像一位自媒体所想的那样,澳洲的山火,烧出了上百万带毒的蝙蝠,飞到了东南亚或其他国家,引发了中国的瘟疫。那么人类对地球这个自然体的破坏,已经开始演变成全局性的了。

人类理应是大自然的守护者,这应该是人类生存的意义。造物主创造人类不就是希望用人类灵活的大脑和四肢来微调自然吗?而非形成破坏。

我们不应为了钱而生存,而应为了大自然。我们制造任何智能化的东西,都不应以破坏自然为代价。

现在武汉的人们好像已慢慢习惯了这种生活,城市也是如此。

跟我们一起值班的共有多个单位,工控,社区,城管,区政协,民警,法院等等。一定要打好这场防控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