遥忆武汉疫情


最近,上海疫情爆发,让我又想起了2020年的那年春节,英雄的武汉抗疫情景历历在目。

依然记得当时在朋友圈和微信群中疯传的李文亮医生的警告。二医院离我家很近,十一医院在我家对面,华南1海鲜市场离我家2公里不到。接着过了几天,听说钟南山来了,提议封城。当时大家还不觉得什么,封城,不可能的。但是晚上,我就跟云南回武汉探亲的姐姐说,尽快改签回云南,随时可能封城。他们果断改签到了初六,但还是不够,后来被封武汉,直到4月多才回云南。

果然到了23号,封城。我还提前了一天,让老爸老妈多买点菜回来,不知道会封多久。还好年前在食堂订了好多肉和菜,都拿回来了,当时家里人还说买多了。😄。

封城之后,各种渠道开始招募社区车队,志愿者报名,很多的士司机都参加了。为他们点赞。我当时也在犹豫要不要报名,外面实在太危险了。人心惶惶。封城头十几天,并没有强制不让出门,很多人还是偷偷出门了,社区人手不够。还有很多社区管理人员感染病倒了。

到了2月10几号的时候,眼看着这么封城没什么效果,果然,国资委下令,所有国企在汉员工准备下沉社区,晚上接到命令,第二天立马出发。有的同志没有车的,就近分配同事便车。我家住汉口,被分配到了青山区红卫街才聚社区。第一批整个国企下沉了1.5万人,还不算税务务,政协系统和警察机关。

我们按照要求,4个人(换班)守住一个门,不允许任何人员出入,任何。一名警察同志巡逻负责多个门,有强行出门的就喊他们。一般有些想强行出门的,看到警察来了,就乖乖回去了。最怕的是爹爹婆婆,身体又差,有出门逛街习惯。每天到门口找我们聊天。

天气非常恶劣,没有位置休息,太冷了。2月15号那天,鹅毛大雪,那还是下沉头几天,没有饭。自带泡面,在物业门卫那里烧了一点开水吃了。后来找到了一家中百罗森,解决了下沉人员的伙食。为中百集团点赞。各行各业的人们都在为这场病毒战全力以赴。

我们出门下沉的社区覆盖范围很大,到社区上厕所非常不方便,发现路口有一间厕所很干净,我们经常去。后来跟厕所保洁的大爷聊了聊,原来他有一个月没回去了,每天坚守在岗位打扫清洁。由于菜价很贵,他只能每天在工作间下面吃,当时感动的都流泪了。这个抗疫不是某个人的战争,是全民的,全部武汉人民的,全国人民的。

过了几天,有农场支援的大卡送菜过来了,我们负责分装发到居民手中。隔几天还有冷冻肉。当时我们附近一个社区用垃圾车运冷冻肉上了热搜,被强烈批评了。不过也难为他们了,毕竟当时很多资源都是社区自己去联系找的,有的没有资源找到公交车,也实在没办法。

很少有药店是开门的,我好多同事为居民买药,一天要跑几十趟,在社区的士的帮助下,一家一家药店问。后来有了药店微信群方便了很多。老小区,没有电梯,送菜送药要爬楼,一天好多趟。


One response to “遥忆武汉疫情”

Leave a Reply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

%d bloggers like this: